Posts List

河边漫步

2015年9月23日写。 河边路口,西边的天空下黄上篮,路灯还没开,地面的景物变得暗淡,只有路口的信号灯黄黄地闪着。 深吸一口气,除了有城市独到的灰尘,还有从不远的河边传来的咸腥的气息。 在河边的小道上,有一男一女两个剪影在缓缓前进。河道两侧点缀着彩色的小灯,两旁的树被灯光打得翠绿,远处的跨河桥亮起了装饰,水中泛着些许的倒影。 走过桥下时,传来隆隆的车压过马路的声音。另一头有跳广场舞的人群,声音隐约传到对岸。偶尔有跑步者手机中的音乐,有在椅子上小憩的老人的广播。 夜幕终于真正降临。有摄影师架起相机,捕捉城市的夜。 少年试探着将手伸向女孩。此刻,繁星闪耀,但少年只能认出猎户座的2-3-2.……

Sunshine Girl

用英文瞎写一些东西练练手。水平不高,凑活着看吧。 Written on June 4th. RIP. Typo fixed on Jan. 29th, 2016. Though loved by me, sunshine girl is, in one word, a mysterious person whose behavior pattern is complex and unpredictable. I still need some acknowledgement of her, thus I can know her interests better and try to get in touch with her. Partly, she is an introverted girl, but this doesn’t mean she is shy or she rarely talks with others.……

无知、无力、无措

本文写于5月28日。 终于考完期末了,补一下之前写的东西。 还不知道结果,希望能好一点吧。 我讨厌物理学史和数学必修三。 上周,和你的闺蜜谈人生——一些关于你的事情。 起因是这样的,Q找到我,先是问我打不打算追你。我说,不。她又告诉我,有一个男生连续两天给你买早饭,她很愤慨。我只是“哦”了一声。 她一走我就后悔了——她会不会认为我对你是不是真爱啦,我对你是不是真爱啊,我选择不追你对不对啊。我想了一整天,努力证明“排他性是爱情的要素”,还归纳出一个爱情的模型——当然是错的。 我想到,我近日几次借给L手机,她不向我借的时候我甚至有些期待。我觉得这种念头是罪恶的,我应当保持我对你和L不同类型的感情的纯洁性。我怀疑我是否真的喜欢你,思考我是否应当用洗脑的方式维持我的喜欢。 我怀疑我选择不追求你的正确性。我想和你在一起,又害怕伤害了你,因为让你卷入自己不感兴趣的事件是不好的。我有过去的经历,它告诉我追求你必定会让你不愉快。 我甚至脑洞大到怀疑Q的问题是不是对我的测试。 于是,我在晚上和Q谈了人生。 Q说,我应该为你做些什么。我说,我怕这会影响你。她又说,做一些小事,你不会发觉的。 我心里一惊。是的,为你做一些小事——比帮你买早餐更小——并不会让你困扰。我有些过分简化爱情和扩大行为了。 爱情是什么呢?我认为,它是一种建立在友情基础之上的更深入的感情,它需要双方对彼此的承担。我有些畏手畏脚,这反而是错误的。 我应该去接触、帮助你。 但在实际去做的时候还是很茫然。 就比如说你有一天因为学校停水洗不了苹果,我就那么看着,什么都没做。当时我手里有两个选择——用男厕所的存水洗,但是有些脏,或者用自己寝室的存水洗,但是可能来不及。于是我想,两个方案都不好,我不如不做。 一阵之后我就后悔了。我本应向你陈述两个方案,也许你会答应其中一个,哪怕没有答应,也体现了我想帮助你的内心。 我真的不了解这种情形和其他情形下你怎么想。 我需要学习。……

与女神有关的矫情文字

本文作于2014年10月31日-11月6日,写作时的标签是生活。有根据目前所想的改动。 远方 现在是2014年10月31日的17时40分。她此刻正在驶往远方的飞机上,即将开启一段全新的、没有喧嚣者的异国求学之路。 可以说是受她成功申请SM1项目的影响吧,我由一个彻底的决意于在国内上大学的人转变为一个半决心的出国党。一年前,当赵兄问起我是否打算出国时,我想都没想地拒绝了;可现在,如果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会回答,“如果可以,我会。” 可以说是进入高中之后,似乎对于以前的一些问题有了新的开发。不再会去拒绝竞赛,也不会去直接拒绝出国的打算。仿佛可以从辩证的角度看一件事,但独立自主地下决定还是很难。 当然,其中还有时代环境的变化。有了意识,也就可以去了解时代的美丽和丑陋。感谢知乎,让我认识到一个真正的中国;感谢若干境外网站,让我认识到国内信息技术企业的落后和网络的封闭。 还有可能是向往轻松吧。升入高中而骤然多出来的四门课,使我压力大增,甚至产生了对于一年以前那个一心应试的时间的向往。多出来的一个,似乎更简单的选择,使我十分向往。寻找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失败了也可以回滚到正常的路线。 但是我错了。远方的道路,实际上是一条更艰辛的路。 两年前,一个学长写过,“出国党看似风光地穿过机场奔向远方,实际上也有着辛酸与痛苦、孤独与无助;远方,意味着独自前行。”现在,经历了两个月住校生活后,我似乎理解了一些。住校,离开了父母,有一些需要自己抉择的东西和处理的问题,能给与帮助的只有朋友;而对于出国,也许,只有自己,没有倾听者。 远方也意味着投入更多精力给自己热爱的或厌烦的事情。我本来是一向反对以功利目的投身于一项事业的,而现在我恰恰走着自己厌烦的路。不得不为了一个好看的简历,去参加信息学竞赛,去参加社团活动,去为了开发而开发。 我也不得不去背诵那些无趣的单词,正以自己不赞同的学习方法。不得不绷紧神经去听那些本可以放松的课,逼迫自己在每一个记入档案的考试中取得名次。 远方,不可能是纯粹的幸福和光明。 心 一个相交甚好的东邪问我,“你是如何看待N和W的?” 我回答,“有的人,心不再为她跳动,可却依旧炽热;有的人,心不为她跳了,梦也就死了。” ——引子 我承认,我对待男女关系上,兼有迷茫和随意,甚至可以说是放纵——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 所以,我认为,仅仅是认为,我喜欢过K和N。对于15年而言,确切的说对于3年而言,是多了。 我到目前为止,依旧怀念着K。事先在脑海中逐渐模糊,但当初那颗炽热的跳动着的心,我依然记得;我依然企盼着未来哪天再次相遇。 对于N,我心中是有愧疚的。我认为,也许我使得她的青春的某些时刻蒙上了灰色。我依旧期许着再次回到亲密朋友的时刻。虽然心依旧热着,但却不再会表达。……

你如阳光

本文写于2014年12月14日。 刚才编辑的时候不小心对Chrome按了Cmd+Q…… 写下的时间也比较长了…… 每一次见到你,都会想到阳光。一个阳光一样的女孩。 纯洁的面孔,你的名字,*****,也正契合着这些特点。 阳光多美。那初升的红日,充满了活力与气息; 正午的太阳,温暖大地; 而落日,亦以别样的姿态,染红了天空。 无论是红色的还是白色的,无论是刺眼的亦或温和的,都是这世界上最振奋人心的部分。 它是活力。 它是激情。 它是触动万物之心的钥匙。 它拥有的是美。 你如阳光,让我生命燃起新的光芒。 你如阳光,使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你如阳光,使我又向往满山遍野花开时。 你如阳光,照亮了我内心有过的黑暗。 你如阳光。……

也许,会和有意思的你走过三年

我会静静地呆在教室里, 不时地望向你的方向。 我当然是不满足这些的, 但是我更不希望距离。 所以, 就让沉默成为一切的基调, 和有意思的你走过未来三年, 同窗经历。……

期待、畏惧

本文是今年4月30日写下的,补录。 最初的梦,正在盛开。期待爱。 觉得自己爱上了一个妹子,又不知道这是否就是爱情。 幻想着她同样喜欢我,向我告白。 总是不敢去主动表达,也许是过去的一年的经历太过惨痛。 有了那样的一年,也许今生都不敢去主动表达。 害怕拒绝,更害怕拒绝后的疏远。可是又有不甘。……

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

如题。 什么好听什么的的都是扯淡。 只能说,还是过去。 除去了回忆只剩下惨痛。……

背影

我将永远相信,光明在梦的彼岸。 巷口,依稀她的背影。 我奋力向前跑去,想要抓住这一瞬间。在雨的迷蒙中,在将触而未触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如碎片般随风消散。 桃花树下,铁路道口,一次次相似的情节重现着。春日的芳香,夏日的燥热,秋日的斑驳,冬日的白雪。岁月常流转,往昔永不归。 我又一次从梦中醒来,却在梦境中无法自拔。夜的寂静只能加深我的哀愁,他不会倾听一个孤独者的自白。在夜里独自一个人叹息,在夜里独自一个人流泪。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梦中梦,在光明到达的时刻,我醒来,在初一下的暑假,在补习班里,身旁依然是她。 自那天以来,遇见的只有背影。是那般美丽的背影,也是那般绝情的背影。我可以看清每一个人,唯独看不清你;我可以接近每一个人,唯独接进不了你。 但愿,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会;但愿,在梦的彼岸,我们手牵着手,依旧是朋友。……

这样也好

拖延了许久才执笔写下标题,也许是因日程繁忙,可我心里明白,那不过是我不愿去面对这样一个沉重话题的借口。自期末收整东西以来,自上次写下一份广告文案以来,又是许久没有打开这个本子。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明明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去写,但是总是没有落笔。 本文写于2014.8.30 晚自习 我和她一个班了。她要走了。 曾经有过的许多许多故事,今后都不会再有了。曾经有过的痛苦也好,幸福也罢,都不会再有了。 我不清楚自己现在是怎样一种精神状态。我曾经写过,“心已死,梦永存。”可我又在怀疑,心究竟有没有死。曾经发生的那些,悲剧的与欢笑的,已给我打下深深的烙印。自那以后,就再也不敢去主动,但这样也好,毕竟不会再伤害别人。 那一年就是太神经病了,她说得对。对于那个年龄,有一个专门的词语,“中二”。中学二年级,以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思考都是对的,以为自己了不起,以为自己是中心……但是,我们生而平凡。这一年,伤害了很多人,这也许就是自己的黑历史吧。现在想起以往,总有一种愧疚,不论受害者是否记得,我记得。因此,现在总是不敢在大众面前发言,网上也好,现实也好。有些不敢面对大家,害怕说错了话。但这样也好,也许会因此变得成熟。 本来可以和好的,但小光做了所谓的“民意调查”。其实我清楚,核心的原因不在于这次事件,而是在于,那时的我,还是神经病一个。我无法理解,她为什么要交代出一切;我不清楚,小光和她说了什么。也许是诱导式提问,也许是套话,也许只是为了保全自己。但她自那以后,又开始讨厌我了。但这样也好,毕竟过去的那些泛紫色的回忆,不会再有了。 现在她走了,也许她知道,此刻我写的随笔。也许我们都明白,冷漠不会长久存在。「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会。」此刻,你「正在紫色的雨中,静悄悄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