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List

写在高考之前

以前看着考生,现在我就是考生。 曾经对抗争招生计划不均等的人嗤之以鼻,而现在能够理解。 很多以前无法想象的事情,现在都亲自经历过了,也才明白其中的泪与欢笑。 愿一切的一切,都如你我的梦那样。……

高三随感

补发 真想现在就高考,随便去个东大什么的算了。 一周一天假期和两天是质的区别! 这个学期再也没有可以期待的内容了,当生活归于一成不变的死水,又该如何保持对未来的希冀? 有点后悔当初没有继续学信竞或是坚持出国,但我知道这种想法只是对现实的逃避,这两条道路并不能指引我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SJTU 那么遥远,BUAA 不在我想去的城市,TJU 的 CS 又不太如意。当未来的每一个可能性都远得看不见,继续前行的动力便已不复存在。 只能得过且过地关心每一个微小的一天,期待着生活或许存在的不同。 我不想上高三。 评论区: 瑞哥无限嚣张: 加油,别放弃 [2016-12-30 21:18:02] MrWxt: 对不起,我没有找对时间… [2016-12-30 19:56:00] ……

生命与死亡

——余华《第七天》读后感&一篇随笔 本文的引子写于阅读余华《第七天》之后,岁月与生命写于2015年6月24日、25日。 引子 语文课前演讲是推荐书,两个同学都推荐了余华的作品,一本是《活着》,另一本就是《第七天》。 因为晚上要补课,不想听数学课,于是下载了《第七天》打算上课看。看到作者和父亲的生活情境的时候我的眼泪决堤,但我却没有为其他情节流泪。也许还是不能承受亲情和岁月吧。 走过去吧,那里树叶会向你招手,石头会向你微笑,河水会向你问候。那里没有贫贱也没有富贵,没有悲伤也没有疼痛,没有仇也没有恨……那里人人死而平等。 他问:“那是什么地方?” 我说:“死无葬身之地。” 岁月与生命 难以直面生命本身,或者说,生存和死亡。 无论多么粗制滥造的文字,凡是触及到岁月和死亡的,都能让我哭泣。看到这样的东西,我常常想到,当几十年的岁月如风飘过,当我面对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的时候,我是怎样的心情。 我有梦想,有一定的能力,但是我并不清楚自己十几年、几十年之后的生活会是怎样。也许我会实现梦想,也许我会过着安稳的日子,也许我会一事无成。 比起岁月,更不了解的是死亡。不了解死亡,也就是不了解生命,或者说,意识。何为意识?意识如何产生?意识如何结束?结束的背后,是有还是无? 到目前,死亡是人类最不可回滚的变化。复活是人类几千年徒劳的尝试。 庄子“一死生”,基督教“天堂和地狱”,在我眼里,不是真正的看淡生死。以死亡之后的存在而建立的生死观固然存在积极一面,但是不是真正的豁达。如果死亡之后是虚无,那么如何保持乐观?因此,我拒绝“死后为有”的生死观,但是对于“死后为无”,我又不能豁达地看待死亡。……

几个短句

人生本不应如此无聊,人生本应如此无聊。 “不要在乎有没有人在乎你,因为根本就没人在乎你。”——来自知乎 巨大的必然中蕴含着巨大的偶然。 生存是为了生存本身。 评论区: JGor: … [2015-07-17 20:21:04] ……

审美也许有变化?

本文部分基于4月28日随笔《阳光里的温婉》。 0.阳光里的温婉 一直想知道有阳光气息的你穿上校服蓝色衬衫是什么样子。 今天看见,很意外。 充满了一种温婉的气息。 和原来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了。 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觉得也是有别样的美的。 1.审美? 本以为审美是不会变的。 初一的时候认为,帆布鞋是最好看的,运动鞋就是渣渣。 初二的时候认为,蘑菇头是最好看的发型。 初三发现,其实运动鞋也挺好看,发型要看人。 高一上认为,New Balance丑爆。 高一下发现,色调饱和度低一点的NB还可以。 也许审美是随着自己喜欢的人变得,随着自己喜欢的人的穿着变。 2.气质 喜欢上SG是因为她阳光的气息,但是实际上,温婉可爱的气质对她也不错。 也许是就是喜欢上了她这个人。……

人群

本文写于1月21日-22日。 录入时进行了补充。 我不止一次说过,我讨厌人群。 其实讨厌人群的根源在自己。 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有阳光气息的人, 像阳光女孩一样。 可我走不出那些黑暗的角落, 我甩不掉那些发霉的气息。 我奋力地在阴暗的巷子里奔跑, 可是永远跑不到尽头; 我看得见巷口的夺目的阳光, 我看得见小巷的脏乱, 我明白必须奋力奔跑, 可还是跑不开。……

与女神有关的矫情文字

本文作于2014年10月31日-11月6日,写作时的标签是生活。有根据目前所想的改动。 远方 现在是2014年10月31日的17时40分。她此刻正在驶往远方的飞机上,即将开启一段全新的、没有喧嚣者的异国求学之路。 可以说是受她成功申请SM1项目的影响吧,我由一个彻底的决意于在国内上大学的人转变为一个半决心的出国党。一年前,当赵兄问起我是否打算出国时,我想都没想地拒绝了;可现在,如果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会回答,“如果可以,我会。” 可以说是进入高中之后,似乎对于以前的一些问题有了新的开发。不再会去拒绝竞赛,也不会去直接拒绝出国的打算。仿佛可以从辩证的角度看一件事,但独立自主地下决定还是很难。 当然,其中还有时代环境的变化。有了意识,也就可以去了解时代的美丽和丑陋。感谢知乎,让我认识到一个真正的中国;感谢若干境外网站,让我认识到国内信息技术企业的落后和网络的封闭。 还有可能是向往轻松吧。升入高中而骤然多出来的四门课,使我压力大增,甚至产生了对于一年以前那个一心应试的时间的向往。多出来的一个,似乎更简单的选择,使我十分向往。寻找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失败了也可以回滚到正常的路线。 但是我错了。远方的道路,实际上是一条更艰辛的路。 两年前,一个学长写过,“出国党看似风光地穿过机场奔向远方,实际上也有着辛酸与痛苦、孤独与无助;远方,意味着独自前行。”现在,经历了两个月住校生活后,我似乎理解了一些。住校,离开了父母,有一些需要自己抉择的东西和处理的问题,能给与帮助的只有朋友;而对于出国,也许,只有自己,没有倾听者。 远方也意味着投入更多精力给自己热爱的或厌烦的事情。我本来是一向反对以功利目的投身于一项事业的,而现在我恰恰走着自己厌烦的路。不得不为了一个好看的简历,去参加信息学竞赛,去参加社团活动,去为了开发而开发。 我也不得不去背诵那些无趣的单词,正以自己不赞同的学习方法。不得不绷紧神经去听那些本可以放松的课,逼迫自己在每一个记入档案的考试中取得名次。 远方,不可能是纯粹的幸福和光明。 心 一个相交甚好的东邪问我,“你是如何看待N和W的?” 我回答,“有的人,心不再为她跳动,可却依旧炽热;有的人,心不为她跳了,梦也就死了。” ——引子 我承认,我对待男女关系上,兼有迷茫和随意,甚至可以说是放纵——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 所以,我认为,仅仅是认为,我喜欢过K和N。对于15年而言,确切的说对于3年而言,是多了。 我到目前为止,依旧怀念着K。事先在脑海中逐渐模糊,但当初那颗炽热的跳动着的心,我依然记得;我依然企盼着未来哪天再次相遇。 对于N,我心中是有愧疚的。我认为,也许我使得她的青春的某些时刻蒙上了灰色。我依旧期许着再次回到亲密朋友的时刻。虽然心依旧热着,但却不再会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