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于2014年10月31日-11月6日,写作时的标签是生活。有根据目前所想的改动。

远方

现在是2014年10月31日的17时40分。她此刻正在驶往远方的飞机上,即将开启一段全新的、没有喧嚣者的异国求学之路。

可以说是受她成功申请SM1项目的影响吧,我由一个彻底的决意于在国内上大学的人转变为一个半决心的出国党。一年前,当赵兄问起我是否打算出国时,我想都没想地拒绝了;可现在,如果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会回答,“如果可以,我会。”

可以说是进入高中之后,似乎对于以前的一些问题有了新的开发。不再会去拒绝竞赛,也不会去直接拒绝出国的打算。仿佛可以从辩证的角度看一件事,但独立自主地下决定还是很难。

当然,其中还有时代环境的变化。有了意识,也就可以去了解时代的美丽和丑陋。感谢知乎,让我认识到一个真正的中国;感谢若干境外网站,让我认识到国内信息技术企业的落后和网络的封闭。

还有可能是向往轻松吧。升入高中而骤然多出来的四门课,使我压力大增,甚至产生了对于一年以前那个一心应试的时间的向往。多出来的一个,似乎更简单的选择,使我十分向往。寻找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失败了也可以回滚到正常的路线。

但是我错了。远方的道路,实际上是一条更艰辛的路。

两年前,一个学长写过,“出国党看似风光地穿过机场奔向远方,实际上也有着辛酸与痛苦、孤独与无助;远方,意味着独自前行。”现在,经历了两个月住校生活后,我似乎理解了一些。住校,离开了父母,有一些需要自己抉择的东西和处理的问题,能给与帮助的只有朋友;而对于出国,也许,只有自己,没有倾听者。

远方也意味着投入更多精力给自己热爱的或厌烦的事情。我本来是一向反对以功利目的投身于一项事业的,而现在我恰恰走着自己厌烦的路。不得不为了一个好看的简历,去参加信息学竞赛,去参加社团活动,去为了开发而开发。

我也不得不去背诵那些无趣的单词,正以自己不赞同的学习方法。不得不绷紧神经去听那些本可以放松的课,逼迫自己在每一个记入档案的考试中取得名次。

远方,不可能是纯粹的幸福和光明。

一个相交甚好的东邪问我,“你是如何看待N和W的?”

我回答,“有的人,心不再为她跳动,可却依旧炽热;有的人,心不为她跳了,梦也就死了。”

——引子

我承认,我对待男女关系上,兼有迷茫和随意,甚至可以说是放纵——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

所以,我认为,仅仅是认为,我喜欢过K和N。对于15年而言,确切的说对于3年而言,是多了。

我到目前为止,依旧怀念着K。事先在脑海中逐渐模糊,但当初那颗炽热的跳动着的心,我依然记得;我依然企盼着未来哪天再次相遇。

对于N,我心中是有愧疚的。我认为,也许我使得她的青春的某些时刻蒙上了灰色。我依旧期许着再次回到亲密朋友的时刻。虽然心依旧热着,但却不再会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