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读书报告

本文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述」课程的读书报告。

本文其实有些精神分裂。本来前面是想写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和人权、和民主、和自由不是对立的,但是写到后面发现,马克思主义和民主倒是确实不是对立的,但是和(自由主义主张的)自由是对立的。所以这里只是拿来给自己留个存档。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都认为共产主义与人权的普世价值是对立的,共产主义是集体化的、反自由的、反民主的。实际上,在苏联施行斯大林体制的期间,社会的运行模式的确符合了人们的这种刻板印象,这种刻板印象不仅仅是「自由世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共产主义国家体制的抨击,同样也是斯大林体制的苏联社会运行中切实存在的问题。在苏联社会中,个人的自由被强烈的集体主义表达掩盖了,与强大、统一的共产主义国家相对立的是对个人的基本尊严和基本自由的忽视、普通民众生活水平的低下和对少数群体权利的忽视。

但是实际上,卡尔·马克思在其著作《共产党宣言》中提出,「无产阶级获得解放」、「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就会随之消失」,马克思追求的是全人类的解放,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应该存在这种对人的自由的忽略的,恰恰相反地,马克思应该是在追求全人类的真正自由、真正民主。因此,本文将介绍马克思、共产主义与人权的关联,并试图建立一种共产主义与人权的联系。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从此可以看出马克思不是反民主的。马克思实际上只是认为传统的资本主义的民主是虚伪的,并提出了「真正的民主制」的观点。马克思提出,「在真正的民主制中政治国家就消失了」,真正的民主制可以克服国家与社会的分裂,实现二者的统一。马克思虽然反对现有的民主制度,但他并不反对民主体制;他虽然反对现存的国家政治制度,但是并不反对国家作为统治工具的存在。

这一点可能是让人非常意外的一点。在「自由世界」的宣传中,其以斯大林体制的苏联抨击共产主义制度是反民主的,并鼓吹「自由世界」是民主的、自由的,共产主义制度是专制的、独裁的。其中经常被提到的一点是,马克思主张「无产阶级专政」,而「专政」常常与「独裁」关联起来,与一种极权体制联系起来。实际上,这一点是存在谬误的。德雷珀《马克思与无产阶级专政》一文中提出,在马克思生活的年代,「专政」一词并不是和民主对立的,「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指的是无产阶级统治,也就是《共产党宣言》中提到的,「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

马克思认为,当时的资本主义民主是虚伪的,在当时,资产阶级一方面在革命时许下自由、民主、平等的诺言换取支持,另外一方面,资产阶级获取统治权力后,却利用财产限定条件、性别限制、种族限制来剥夺许多民众,特别是无产阶级的投票权,继而剥夺这些人在议会制民主体制的民主权利。因此,马克思批评这种虚伪的民主,并认为工人阶级革命应该去建立真正的民主,也就是《共产党宣言》中提到的「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虽然马克思主义的批评者常常将马克思主义与布朗基主义等价,同时在共产主义国家实践(如斯大林体制的苏联、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中经常将革命期间的少数人专政无限期地延长,但其实马克思主义是主张真正的民主的,他不是否定民主、反对个人的政治表达,而是反对资本主义虚伪的议会制民主,主张建立一种无产阶级主导的、不受资本控制的真正的民主。

马克思在共产主义理论中,不是否定了现有的自由,不是否定了人的独立存在的含义,而是提出目前资本主义社会实现的人的自由是不充分的,是依附于资本存在的;而后他扩展了自由的范围,强调人的自由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同时提出了一种新的、不同于以往概念的自由。

《共产党宣言》提到,「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 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同时结尾激情满满地宣告「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这里可以看到的是,马克思虽然批评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但是却并不否定自由,不否定人的基本权利;恰恰相反的是,马克思在其思想中高度强调人的「自由发展」,这一点是超越了自由主义理论系统的内容。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到,共产主义「正是要消灭资产者的个性、独立性和自由」。这句话看起来是抹杀了人的个性、独立与自由,这看起来是和提倡人权的普世价值相悖的。事实上,马克思在本段提出,「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而活动着的个人却没有独立性和个性。」他认为,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这种人的「个性」是虚假的,实际上是资本才具有独立性,而无产阶级实际上并不能享受到这种「自由」。

马克思主张,人的自由不是自由主义中那种「不打扰他人的界限内皆为自由」的孤立的自由,而是主张一种社会全体的广泛的自由。他主张人和人相联结、相扶持,以达到一种社会全体的共同自由。这种自由是一种全新的理念,它打破了人与人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的对立,从而使得人能够真正彼此相连,达成一种社会的和谐和统一的自由。

综上所述,马克思的思想,其实并不是和普世价值,和提倡自由、民主、人权的当代社会的价值取向完全对立的。相反的是,马克思认为现在的普世价值,是由当前的社会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决定的,因此他才否定目前的普世价值体系,并认为目前的普世价值体系是资本的产物。他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到,这种关系一定会「随着资本的消失而消失」,「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他所追求的是对普世价值的扩展,是消灭了阶级对立、建设了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下的,新的普世价值和能够为那个时代的人们所接受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