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illust

2019年也如预料一样地过去了。可能是2018年的上半年对我没什么实感的原因,我依然感觉到,虽然过去了一年,但是年份快要变成2020这件事情很意外。或许这只是一个借口吧,毕竟自己又是碌碌无为了一年。

2019年的话,感觉用「碌碌无为」来形容非常合适。可以说是在2019年,我第一次开始感受「碌碌无为」的含义。这一年要是说什么都没做,那是不正确的,但是做过的事情很难说有什么意义。

行政工作做多了,人真的会变得奇怪。以前一直在想,行政人员水平很差,大概是只有水平差的人才会去做行政;这一年做了很多行政工作以后,发现其实还是应该说是行政让人变得奇怪。2020年,感觉自己应该少去做行政的工作,不管是辅助老师做一些文档也好,在实验室做系统部署也好,帮助处理Matrix系统的配置也好,都应该尽量不去做。

2019年本来是想做很多事情的,想重写整个Matrix课程系统,想做一个接口文档与测试的工具,要开始去探索语言设计;但是这些事情最后都没有做成。当然,要是说理由,那肯定是有很多借口,比如说忙于作业、忙于无聊的行政,但是最关键的还是自己在畏惧,因为不了解、因为觉得现在想到的设计不够优秀,所以就迟迟没有开始。

其实,很多东西最开始的设计、实现都不够完美,甚至说不上是优秀,但是只有迈出了第一步,才可能逐步达到一个优秀的预期。所以2020年,我对自己的一个希望就是,不再害怕迈出第一步。

今年是我开始奔三的第一年。我发现,今年开始,自己真的开始害怕长大了,害怕新的一年的到来,害怕新的生日的到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自己开始害怕自己成为一个无聊的大人,害怕自己成为一个不够理想的自己。虽然说,每个新的一年,每个新的一天,总有可以期待的事情,总有可以期待的人,但是新的一天、新的一年,依然令人害怕。 这种害怕,或许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不够优秀。或许新的一年,真的要开始认真的去追求实现一个优秀的自己,一个理想的自己。2019年,我发现自己有成为自己讨厌的人的趋势,发现自己并没有达成自己对自己的期待,甚至来说离那个满意的自己、理想的自己的距离恐怕有所扩大。

总之,2020年,是时候要着手去让心变得「纯粹透明」。

在没有光芒的夜里审视着落地镜

浸过泪水的心逐渐变得纯粹透明

华丽帷幕前 目光的中心

我会在某一天成为引力

 

开始默念未来不平凡的姓名

每个相同的梦都应该被感应

诞生新故事 新的命题 和新的意义

没有不可以

——《沿花路前行》 远山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