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针对漭漭 在 「如何看待人民日报评论发表的随笔《“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下的回答,及 bilibili UP 主 彩虹说 的动态的评论。

这一段的表述非常清楚,承认了以前利用「哗众取宠」「误导未成年人」的借口对同性恋内容进行封杀是合理的。

你拍了一个同志爱情短片,没脱没露的。然而不好意思,这是误导青少年,视频已删除。

某明星公开出柜引粉丝疯狂转发,实际上该明星发点什么都会被粉丝疯狂转发,然而不好意思,这是哗众取宠,微博已删除。

相比之下,某小明搞的那个奢华婚礼,应该算是哗众取宠吧?怎么没事?

某小明拍摄的(深受中小学观众喜爱的)《某时代》系列电影,其价值观应该算是误导青少年吧,怎么也没事?

某联欢晚会那个以丑化黑人为笑点的小品,既哗众取宠,又传播了错误的价值观念吧,怎么也没事?

你看,这些罪名的认定标准到底是什么,有关部门是不会说的。就好象广电剪片子,谁也不知道自己哪个镜头犯规了。

只是前两天,微博突然不分青红皂白一概赶尽杀绝,做得有点过火了,因此人日赶紧出来说几句好话安抚一下。其实还是维持老政策不变。

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只不过,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该烟火不予显示。

在社会中少数群体会受到额外关注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夏天大家都穿短袖短裤,那穿棉袄出来的被多看两眼也是正常的。对于性少数群体这个问题也是一样的,就是只要是少数派,那被投以额外的目光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现在这个时代,吸引眼球 = 流量 = 变现,因此人民日报评论指出的「哗众取宠」的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例如,自「女装 dalao」一词流行以后,大量的非性别焦虑、异装倾向者输出女装内容,这一方面使得跨性别者的相关议题被娱乐化,本质是破坏了跨性别者平权的进程;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对处于性别意识形成期的青少年的不良引导,出现了青少年盲目使用性激素类药物、援交购买女装等情况。

利用性少数话题吸引眼球的情况,既不利于社会的发展,也不利于性少数群体平权运动的进行。

但是,采用封禁的手段进行市场规范,特别是在不公开不透明的审查标准之下的行政手段,是不合理的。要解决娱乐化的问题,需要跨性别平权团体加大科普力度,主张「娱乐也是歧视」;要解决药物滥用和性交易的问题,要靠规范处方药物制造销售和打击性交易。性少数相关内容的传播确实带来了社会问题,但是性少数相关内容不是社会问题。这一问题的出现,不是性少数群体平权的问题,而是审查制度的问题。

话说回来,人民日报的认知也存在误区,性少数的形成原因虽然尚不明确,但是无法证明后天的影响会导致性少数的形成。因此,送人民日报一句话:「天天看男女恋情,也没见同性恋者变成异性恋啊。」

这一点说明社会的主流群体,依然对性少数群体存在认知误区,存在一定的歧视。性少数群体平权的道路依然漫长。

顺带一提,某些公众号、空间号、微博,既不懂性别心理理论,又缺乏和性少数群体沟通的经验,只会煽动性少数群体盲目地反对政府、反对服务提供者,只会娱乐化性少数群体平权议题来博得关注,本质上还是性少数群体平权道路上的阻碍。